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园区梦 >

中国园区梦

林毅夫:国际投资新格局——经济持续增长应借力投资

发布时间:2013-10-26 15:53
2013-09-23   来源: 国际投资论坛
 
0

主持人 陈伟鸿:谢谢各位关注我们的《对话》,我们今天的《对话》将演播现场搬到了厦门。厦门是我非常熟悉和热爱的地方,因为这是我的故乡,每次回到这儿我都会到 海边走一走,其实我一直觉得连接着大陆和台湾,这个浅浅的台湾海峡,常常会让我从历史和现实当中想到很多,今天在海边的时候,我就在想,其实30年前,有 一个人就在这儿做了一件别人都不敢做的事,他只身一人游过了海峡,来到了对岸,其实说到他,很多人都知道他有着非常严谨的治学和精神态度。而他本人又书写 了一个又一个传奇般的人生精力,大家可能都知道你如果看到他人生足迹,可以看到从中国到美国,从亚洲到非洲,很多人觉得他创下人生当中一个又一个新的纪 录。而30年后的今天,当世界经济风云变幻的时候,甚至是无人能预测他的未来的时候,他又一次站了出来,而且语惊四座说了很多别人不敢说的话,当然熟悉他 的朋友常常跟我说他是非常严谨和客观的学者,只不过他每次发表的观点常常会引起人的争执,我想在学术领域是非常再普通不过的现象了,我很好奇,今天他再次 应邀到《对话》现场的时候,他会呈现什么样的观点,让我们期待,让我们热情掌声出我们今天著名的嘉宾,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先生。你是出生在台湾的。

林毅夫:我到大陆的第一站是在厦门。

主持人:特别亲切,来到这儿是不是有亲切感?

林毅夫:我就像回到老家。

主持人:我们热情欢迎一下。我知道今天所有人都是为你而来,我不能占用太多时间,马上您给家乡的人,电视机前,世界各地的人,带来你对经济领域最新的观察和思考。

林毅夫:好的,非常感谢。

主持人:好的,让我们掌声欢迎林毅夫先生开始他的演讲。

林毅夫:非常感谢有这个机会我在厦门召开投资洽谈会的时候,由中央电视台的《对话》栏目来举办一个专场,阐述我对经济发展以及中国未来前景的一些看法。我是去年6月份从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跟高级副行长的位子,那么任期结束以后我又回到国内。

06:15

回到国内来了以后,当然我们还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经济危机的影响之下,那么不管在国际经济,在国内经济的发展上面都有一些突出的问题,引起 不少热议。当中的观点就是说中国经济发展,长期以来我们是投资的比重比较高,那么有不少人的看法是说,这种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方式是错误的,重要应该走上 以消费拉动的经济增长方式,那么在这个讨论过程当中,我提出了一个看法,我认为一个国家长期要经济增长和唯一可持续的动力是投资,如果我们改为以消费拉动 的经济增长,那么开始的时候也许可以带来几年的发展,但是这种发展方式是不可持续的。这种发展方式可能是会带来危机的。

那我这个看法在国内引起大家的关注,有不同的看法,我想在全世界一个学者提出的观点不怕争议,最怕的是大家不关心,所以有争议是好的,但是在争 议过程当中,难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道。因此,在今天的这个专场,来谈国际投资新格局当中,中国经济持续增长还是应该借力投资这个主题,我想从一个比较 大的经济学,尤其是发展经济学的理论的范畴来看这个问题。大家也知道,我从世界银行回来以后,我一直在倡导,发展经济学必须反思,而我提出的应该把新结构 经济学作为发展经济学的第三波的思潮。

我想先介绍一下为什么发展经济学必须反思。那么必须以学过经济学作为第三波思潮,那么它的主要观点是什么?然后再以这个作为框架来解释、来分 析,为什么我们长期的经济增长还是必须以投资为基础?大家都想知道,发展经济学在现代经济学当中它是一个比较新的领域,是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上大部 分的发展中地区,它摆脱了西方工业化强权的殖民统治,或是半殖民地的地位。那么开始自己国家现代化的追求。那么引领这个国家现代化的追求就在现代经济学当 中独立出来一个叫发展经济学,发展经济学的第一波思潮叫结构主义。那么当时发展经济学家的看法是,让发达国家民富国强,发展中国家民贫国热,为什么发达国 家那么富那么强呢?是因为发达国家它有现代化的资本、技术很密集的大产业,这种资本技术密集的大产业是它劳动生产力水平高、收入水平高的基础,也是他的洋 枪大炮的基础。所以当时的看法,发达国家所以强是因为有那些现代化资本很密集、技术很密集的大产业。

那相对于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呢?大家知道,传统农业或是资源型的产业,劳动生产力水平低、收入水平低,当然也造不出洋枪大炮。所以当时的经济 学家认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要赶上发达国家,就应该建立现代化的资本很密集的大产业。可是发展中国家的大产业在市场当中发展不起来,所以当时的经济学家认为 发展中国家有很多由于结构性问题造成市场失利。

11:40

因此,应该以国家主导的方式来动员资源,来配置资源,然后推行一个叫做进口替代战略。因为当时的发展中国家工业、制造业的产品都是从发达国家进 口的,能出口的是农产品跟资源产品。我想当时第一批发展经济学家所提出的这种结构主义的分析,跟他的政策建议,应该讲都是用意良好的,但是推行的结果怎么 样呢?按照使当时结构主义所建议的以国家主导进行进口替代战略去推动现代化的大产业发展,那么导致的结果通常都有五年或是十年的投资拉动经济的高速增长。 但是等到那些大产业建立以后,那么经济就停滞了,然后接着就危机不断,跟发达国家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那么我们知道,理论的目的是什么?是帮助我们认识世界,帮助我们跟进这个认识来改造世界。当时的认识是认为发达国家有现代化大产业,发展中国家 没有现代化大产业,所以它落后,它贫穷。那么根据这个认识所推行的进口替代战略,并没有真正帮助发展中国家它缩小跟发达国家的差距,而且这个差距越来越 大。因此,到了70年代以后,发展经济学界就开始进行了一波的反思,那么出现了发展经济学的第二波思潮。

13:50

第二波思潮叫新自由主义,当时的看法是说发展中国家为什么经济发展不好?是因为政府有太多干预,造成政府失灵,没有像发达国家那样有比较完善的 市场经济体系,结果由于政府失灵导致资源不配置,而且政府很多干预就造成了很多由行政扭曲所造成的租金,就有很多寻租贪污腐败的现象,这被认为发展中国家 发展经济不好,不能赶上发达国家的原因。根据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建议,就是我们一般所讲的华盛顿共识。那么发展中国家应该进行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政府 退出,让市场发挥作用。那么这样一个华盛顿推行的共识,当时认为一揽子推行的办法就是所谓的休克疗法。问题是从80年代,我们中国在改革开放的时候,所有 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在改革开放,其实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在改革开放,当时的建议是华盛顿共识是休克疗法,出现的问题是按照休克疗法来进行改革开放的国家,普 遍出现的问题是经济崩溃、停滞,然后危机不断。那么有经济学家对发展中国家在80年代、90年代它的平均增长率,跟在结构主义60年代、70年代的平均增 长率比,发展中国家在80年代、90年代的经济增长率比60年代、70年代结构主义拾起的经济增长还低,而且危机发生的频率还高。因此,就发展经济学家把 80年代、90年代在新自由主义引导下的政策所取得的绩效,认为是发展中国家迷失的20年。

16:20

再一次的第二波经济学的,发展经济学的思潮并没有达到它帮助发展中国家缩小跟发达国家这样的愿望。当然从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当然有少数经济 体,50年代、60年代的日本、亚洲四条小龙以及80年代、90年代改革的中国的经济,它经济发展的不错,然后缩小了跟发达国家的差距,那么有些甚至从低 收入变成中等收入,变成高收入。那么这一少数成功的国家经济体,有一个共同的特色。

第一个特色就是他们推行的政策在推行的时候,按照当时主流的发展经济学的思想来看都是错误的。那么比如说50年代、60年代,当时主流的结构主 义认为发展中国家要赶上发达国家,应该推行进口替代战略,去发展现代的大产业。而这些成功的亚洲四条小龙,东亚经济体他们当时推行的是出口导向战略,不是 进口战略。而且他们开始发展的都是一些劳动力很密集的传统的制造业,规模一般非常小,但是他们经济发展得非常好。那么80年代、90年代,在改革开放的时 候,我前面讲到,按照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认为一个国家,一个受邀转型的话,应该把市场化、自由化,现代经济它运行所必要的基础设施同时进行改革,推 行所谓休克疗法。当时的看法是,计划经济,政府主导的替代的计划经济不如市场经济,那最糟糕的经济是降中国当时在推行践行的双轨制的经济,所谓双轨制的经 济是政府一方面继续还保持一些扭曲,保护一些传统的产业,然后放开对一些抑制劳动密集产业进入,那么政府要干预,要开放市场,所以造成大量的贪污腐败制约 了配置,这是当时认为最糟糕的经济体制。